當前位置:主頁 > 故事會閱讀 > 故事大全 >

[傳奇故事] 復仇海東青

類別:故事大全 | 來自:網絡整理 | 發布時間:2019-05-09 | 人氣值:

  當萬鷹之王海東青遇上空中的另一方霸主大天鵝,一場爭斗由此掀起,背后的秘密也在慢慢揭開……
  
  萬鷹之王
  
  烏音王爺的府里最近出了件怪事,每當夜幕降臨,就有一只鷹飛到大殿屋脊上歇腳。為御夜寒,也為了保護犀利的鷹爪,它會在王府的鴿舍附近截一只歸巢的鴿子,用兩爪握著墊在身下替自己暖足。天亮后,它才會放了鴿子,展翅遠去。王爺打小喜歡玩鷹,是半個內行,聞聽后趕去一瞅,不禁失聲驚呼:“海東青!這是海東青!”
  
  海東青是矛隼的變種,萬里無一、神俊無比,號稱萬鷹之王,而王爺之所以驚喜異常,還另有原因。王爺的領地內有個天鵝湖,湖中有種蚌,能生出寶貴的珍珠。每年到采蚌取珠季,王爺都要帶人向湖神獻上豐厚的祭禮。盡管這樣,因為湖深水寒,許多采蚌人都有去無回;僥幸回來的,也不過采些小蚌,取不出有價值的好珠。
  
  不過,有種方法,能獲得價值連城的珍珠——天鵝湖是天鵝遷徙的必經之地,每年春末,天鵝都要在此小憩補食。只有健壯的大天鵝才能潛到最深的湖底,捕到最大的蚌。吞吃蚌肉時,它們會把珍珠一起吞進嘴里,只要及時把它們捕下,就能從天鵝嗉囊中剝出大量頂級珍珠,而敢捕大天鵝的,只有海東青。
  
  為了養蚌取珠,一個月前,王爺就不惜扒河放水,擴大湖面。如今又有海東青現身,可謂萬事俱備。可怎么把鷹弄到手呢?王爺正苦思冥想,這時有下人來報:“王爺,死牢里的阿嘎說他有辦法。”
  
  那阿嘎是何人?原來半月前,有人身懷利刃試圖混入王府,被捉后受盡酷刑,卻只說自己叫阿嘎,一時迷路才誤闖了王府。王爺一怒之下,就將他打入了死牢。
  
  抓鷹心切,王爺沉吟片刻,便道:“讓他試試。”
  
  阿嘎的計策很簡單:他先在屋脊上鋪了一層暗藏倒鉤的毛氈,再給王府的鴿子套上堅韌的絲網。果然,當海東青再次捉鴿過夜時,它的利爪被絲網鉤住,而毛氈中的倒刺又掛住了絲網。海東青掙脫不開,被活捉了。
  
  王爺獲鷹后喜不自勝:“爪如瑩玉,瞳如青水,果然是絕世好鷹,就叫它大青吧!”言罷,他又盯著跪地待賞的阿嘎,陷入思索。
  
  王爺也知道自己向來行事兇殘,暗中有不少人對他恨之入骨,欲除之而后快……他思量半晌,說:“看得出你是馴鷹高手,大青就交給你照看。不過,為防你日后心懷不軌,本王必須對你先行防范。來人,將他拉下去,打折雙腿、夾碎一只手腕,留給他一只手馴鷹就夠了。以后未經召喚,不許他出現在本王三步以內。”
  
  有傷天道
  
  阿嘎傷還未痊愈,就忍痛開始訓練大青。據暗中監視的下人回報說,阿嘎馴鷹神速,對大青也極為恭敬。每次喂食時,他都先把食物放在唇間一吻,才往空中一丟。大青也不愧是萬鷹之王,眨眼間,食物就被它在空中追截吞下。
  
  王爺大喜:“眼下已有天鵝歸湖,我們明天就去湖邊獵鵝!”
  
  第二天,一行人簇擁著王爺,浩浩蕩蕩來到湖邊峪口,這是天鵝飛返的要津,可當空中出現天鵝的蹤影時,大青卻無動于衷。
  
  見王爺面色不善,阿嘎說:“王爺,天鵝也是空中一方霸主,強者間最懂忍讓,不到萬不得已,大青絕不會與對方殊死相搏。”
  
  王爺惱了:“要是這樣,我養它何用?我要的是珍珠,明白嗎?”
  
  怕王爺對大青不利,阿嘎只得說:“那就先刺激刺激它吧!”阿嘎請王爺下令,讓隨行的衛隊用箭射下了兩只小天鵝。小天鵝的嗉囊內并沒有珍珠,阿嘎借用刺鵝錐,取出鵝腦后,在唇邊一吻,再喂給大青。大青吃了鵝腦,食髓知味,果然望著空中的鵝影顯出躍躍之態。
  
  終于,有只健壯的大天鵝從遠處飛來。阿嘎一揚臂,大青騰空而起,越飛越高,很快不見了蹤影。眾人正驚異,突然有個黑點從天宇急沖而下,正是俯沖下來的大青。
  
  大天鵝猝不及防,被大青用爪掐住了脖子兩端,慘叫著急墜而下。眾人撲上去,殺鵝取嗉,將所得獻給了王爺。望著三顆潔白圓潤的大珍珠,王爺笑道:“哈哈,接著干!”
  
  不到半天工夫,大青殺了三只大天鵝。它越殺越精,甚至能從大天鵝的飛行姿態上,判斷出其嗉囊內有無珍珠:有珠的天鵝因剛吃飽蚌肉,嗉腹脹滿,姿態笨拙,脖子一弓一弓的;而無珠的天鵝身形矯健,真與之一戰,大青也未必能盡占上風。再加上王爺只準給大青喂有珍珠天鵝的腦髓,幾次下來,大青便對無珠之鵝視若不見了。
  
  阿嘎見狀,很不安:“王爺,大青這樣有傷天道,大天鵝是鵝群中的護衛者,把大天鵝殺絕了,鵝群中盡是老弱病殘,以后遇到天敵,就有亡群之險。天鵝與海東青一樣,都是靈禽,若把天鵝逼上絕路,它們拼死反擊就糟了!”
  
  拼死反擊
  
  王爺不以為意:“自古弱肉強食,天經地義。什么拼死反擊,我見得多了。多少賊人想害本王,本王還不是活得好好的?”
  
  正說著,天邊又飛過一只大天鵝。這只天鵝直沖大青而來,挑釁般大叫著。好在大青聰明,一瞧它威猛靈巧的飛行姿態,就知道它腹內空空。這樣的大天鵝,大青也沒把握去招惹。見大青并不出戰,下面又有弓箭手虎視眈眈,那只天鵝囂叫一陣后,無奈地飛走了。
  
  阿嘎實在忍不住了:“王爺,剛才來的是天鵝王!是大青對天鵝群的屠殺,才引出天鵝王要與它決一死戰。王爺,收鷹吧!凡勢不可使盡,不然,‘恃勢者,忽逢大對頭’,后果不堪設想!”
  
  “狗奴才,你胡說些什么?”王爺怒道,“今天若收不夠一口袋珍珠,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喂大青!”這時,天鵝王又來了。大青一眼看出它這次是吃飽了東西,嗉囊鼓鼓的,連撲翅都費力。
  
  阿嘎暗叫“不好”,只見大青故伎重演,沖上云天又俯沖而下。天鵝王聽到風聲,并不向下疾避,卻猛一翻身,自殺般主動亮出腹部要害。大青收勢不及,一爪抓破了天鵝王的嗉囊。立時,天鵝王凄啼一聲,從嗉囊里掉出了幾塊石子。
  
  原來,天鵝王也看穿了大青的心思,故意吞了石子,好引誘大青出戰。它忍痛讓大青抓破嗉囊,石子掉出后,它就能輕身一搏了。
  
  天鵝王與大青在空中死死糾纏,轉瞬間,它們便哀叫著墜落在地。天鵝王肚開腹裂,一命嗚呼,它卻為族群除去了永久大患:大青的利爪被它打折,成了廢鷹。
  
  “哎喲,我的珍珠!”王爺心痛壞了,撲上去正要看大青,阿嘎卻一瘸一拐地搶上前抱起了大青:“王爺,這下你知道憑一腔正氣,弱也能勝強了吧?”
  
  王爺一怔: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王爺,你以前為擴大湖面,隨心所欲扒開河堤,不知將多少人淹死,我的一家老小也盡在其中。眾人無處說理,我才想進府與你討個公道,”阿嘎撫鷹長嘆說,“這大青本是我家所養,我被捉后,它才來尋主的。”
  
  王爺恍然大悟,挑釁道:“你這個半殘的廢物,能奈我何?”
  
  阿嘎愴然一笑:“呵呵,你可進了我三步以內!”說罷,他突然一口吐出血痰,糊在了王爺的左眼上。與此同時,阿嘎手一拋,大青閃電般飛起,王爺只覺眼前一黑,左眼就被大青生生啄了出來。
  
  其實,阿嘎喂食大青時,假裝親吻食物,實則是把自己的唾沫吐到食物上再喂給大青,久而久之,形成了條件反射:主人的唾沫所向,就是它的應捕之食。
  
  阿嘎和大青被亂棍打死了,但幾天后,王爺也死于眼傷感染。彌留之際,他哀嘆道:“凡勢不可使盡,我明白得太晚了……”  

上一篇:[新傳說] 家常秘味
下一篇:沒有了
圖片素材
熱門圖文
1分快3 包头 | 大丰 | 金华 | 乌兰察布 | 鸡西 | 咸阳 | 包头 | 珠海 | 大庆 | 江门 | 商洛 | 漯河 | 滨州 | 蚌埠 | 日照 | 宁德 | 单县 | 承德 | 温州 | 澄迈 | 遵义 | 漯河 | 阿拉善盟 | 公主岭 | 信阳 | 雅安 | 丹阳 | 泰州 | 安庆 | 呼伦贝尔 | 广西南宁 | 灌南 | 武安 | 四川成都 | 绵阳 | 台北 | 漳州 | 滨州 | 菏泽 | 梧州 | 海宁 | 眉山 | 阜新 | 嘉善 | 德州 | 凉山 | 永新 | 果洛 | 焦作 | 濮阳 | 哈密 | 运城 | 扬州 | 怒江 | 三河 | 石河子 | 海门 | 邢台 | 汉中 | 宁波 | 阿拉尔 | 安阳 | 安岳 | 陵水 | 新余 | 阳江 | 揭阳 | 西藏拉萨 | 内江 | 大庆 | 天门 | 红河 | 湖北武汉 | 柳州 | 云南昆明 | 保定 | 滕州 | 鞍山 | 灵宝 | 商丘 | 怒江 | 贵州贵阳 | 巴中 | 基隆 | 烟台 | 深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商洛 | 乐山 | 寿光 | 开封 | 常州 | 阿克苏 | 明港 | 垦利 | 吕梁 | 漯河 | 项城 | 齐齐哈尔 | 贵港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果洛 | 莆田 | 防城港 | 吕梁 | 淄博 | 丹阳 | 海拉尔 | 抚州 | 蚌埠 | 遵义 | 丽江 | 乐平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