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國學文化 > 傳統常識 >

環保意識古人也有

類別:傳統常識 | 來自:網絡整理 | 發布時間:2018-09-24 | 人氣值:

  每當讀到古人所描繪的“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”,總是心生向往。古代有這般的美景,那他們是如何保護環境的呢?“環境保護”一詞雖起源于近代,但早在四千多年前,中國古代的人們就有了保護環境的意識。夏朝時有“禹之禁”,類似于現在的保護自然資源的法規。“禹之禁,春三日山林不登斧斤,以成草木之長;入夏三日,川澤不施網罟,以成魚鱉之長;不鄜不卵,以成鳥獸之長。”這可能是中國最早的關于環保的法規了。而笱子在談到生物與環境之間的依存關系時說:“樹成蔭而眾鳥息焉,醯酸而蚋聚焉。川淵深而魚鱉歸之,山林茂而禽獸歸之。川淵枯則龍魚去之,山林險則鳥獸去之。”《淮南子》有言:“欲致魚者先通水,欲致鳥者先樹之。水積則魚聚,本茂則鳥集。”想要獲得更多更好的自然資源,人類確實首先要做的是優化環境。在中國的漢唐時期,官員的政績是跟百姓種了多少樹有一定關系的。

  

  漢朝統治者塒環境的保護比前幾個朝代更為重視。西漢文帝曾下詔勸民種樹,景帝也曾下詔“功農墾,益種樹”。保護環境資源慢慢由被動變成了主動,綠化面積的多寡開始成為對當時官員考核的標準之一。

  

  漢宣帝時,龔遂任渤海郡守,當時渤海郡(今河北、遼寧的渤海灣一帶)發生饑荒,盜賊并起,難以鎮壓,龔遂到任后,下了一道文書:“持農器者為良民,持兵器者乃為賊。”

  

  同時龔遂以身作則,節儉辦事,鼓勵百姓墾田種桑,規定農家每人每年種榆樹一棵等。安撫百姓,與民休息,對那些依然不肯放下兵器的人,龔遂則勸喻他們賣劍買牛,賣刀買犢。經過幾年的治理后,渤海一帶社會安定,百姓安居樂業,龔遂深得民心,同時也受到皇帝的嘉贊。

  

  后來,每人每年種一棵榆樹,不僅成了渤海郡內的傳統,還作為一項政策被推廣到其他地區,屬民種樹的多少、轄區內植樹綠化的面積的多寡與地方官的政績有了瓜葛。更有趣的是,種植樹木,還被一些地方官員作為懲制手段,用來處罰一些犯了小過失的屬民。漢朝在保護環境資源的立法上也有了一定進展。

  

  到唐代,田地荒蕪無人耕種的話,官員是會受到荊條抽打的。據唐律規定,如果官員屬地內的田地荒蕪,畝數達到管轄總數十分之一的話,管轄該地區的官員要與領取了土地的戶主一同被罰,官員得被笞(用荊條抽打臀部)30下,而且刑罰隨著田地荒蕪的程度而加重,每多荒蕪一分就加重一等刑罰,最高刑罰是為徒一年。

  

  唐朝對盜耕耕田也有處罰,對盜耕的是荒田的,則可以減輕一等處罰。另外盜耕種植的莊稼、秧苗,還要歸還地主。

  

  此外,唐律還規定,以均田制分得的土地,每畝至少要種50棵桑樹、10棵榆樹和10棵棗樹。若土質不適宜種這3種樹的,可改種其他樹種,但一樣必須在分到土地后的3年內完成,地方官要對百姓的種植情況加以督促和統計。如果存規定年限內沒種到那么多棵樹的,地方官員將要被笞40下。

  

  而且,庸代還把山林川澤、苑圃、打獵作為政府管理的范圍,把城市綠化、郊祠神壇、五岳名山納入政府管理的職責范疇。

圖片素材
熱門圖文
1分快3 四川成都 | 赤峰 | 云南昆明 | 那曲 | 燕郊 | 海北 | 清远 | 馆陶 | 宝应县 | 中卫 | 克孜勒苏 | 酒泉 | 乐山 | 珠海 | 新乡 | 醴陵 | 沛县 | 延安 | 博尔塔拉 | 常州 | 延边 | 大庆 | 桐乡 | 赵县 | 梧州 | 嘉兴 | 黄石 | 鹰潭 | 巴彦淖尔市 | 浙江杭州 | 揭阳 | 南阳 | 乐清 | 咸宁 | 高雄 | 沛县 | 武安 | 淮安 | 贵港 | 四平 | 雄安新区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大庆 | 新乡 | 韶关 | 庆阳 | 新乡 | 辽源 | 宁国 | 图木舒克 | 铜陵 | 天门 | 温岭 | 金昌 | 平顶山 | 四川成都 | 屯昌 | 南通 | 阜新 | 衡水 | 韶关 | 阿勒泰 | 乌兰察布 | 上饶 | 仁寿 | 咸阳 | 濮阳 | 九江 | 江门 | 三亚 | 大庆 | 玉林 | 台南 | 台湾台湾 | 湘潭 | 汉川 | 中卫 | 贺州 | 商丘 | 改则 | 北海 | 曲靖 | 迪庆 | 湖北武汉 | 日照 | 湖北武汉 | 苍南 | 岳阳 | 浙江杭州 | 辽源 | 鸡西 | 乌海 | 永州 | 醴陵 | 大同 | 曲靖 | 普洱 | 长治 | 大理 | 邳州 | 来宾 | 保定 | 临沂 | 乌兰察布 | 吉林 | 南安 | 象山 | 三门峡 | 肇庆 | 甘肃兰州 | 绵阳 | 陇南 | 邢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