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歷史戰爭 >

長平之戰:包圍殲滅慘坑殺

類別:歷史戰爭 | 來自:網絡整理 | 發布時間:2015-04-25 | 人氣值:

 

 

長平之戰:包圍殲滅慘坑殺

 

  公元前260年,秦大將王龁率數十萬兵馬像滾滾烏云一樣籠罩住韓國上黨城(今山西省和順、榆社以南,沁水流城以東地區),城中一將拼死殺出一條血路逃到趙國哀哀求救,趙王立刻派遣大將軍廉頗率二十多萬兵馬前往解圍。不料,趙秦兩軍在長平遭遇,廉頗將軍在馬上一聲吶喊,只見戰馬兵車卷起漫漫黃塵,鼓聲陣陣,熱浪翻滾,兩軍混戰一起,殺得天昏地暗。雙方傷亡都很慘重,廉頗見無法解救上黨之圍,為保存實力,只得鳴金收兵,兵退十里,筑起數十座營壘堅守不出,以逸待勞。秦軍日日攻打趙軍營壘,都被廉頗的弓箭手射了回去,一連打了4個月,還是攻不破。真是狗咬刺猬無處下嘴,急得秦將王龁坐在馬上破口大罵。

  

  王龁為什么這樣急呢?因為他知道秦國離長平太遠,糧草運輸十分困難,一旦糧草供應不上,士兵們吃不飽肚子,軍心就會動搖,若廉頗到那時率師反攻,秦軍必然大敗,所以他只有速戰速決才是上策。于是他用了一離間計,散布謠言說:“秦國所痛恨的,畏懼的是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,廉頗容易對付,嚇得都不敢迎戰了,他快要投降了。”趙王本來就嫌廉頗堅壁固守不肯出戰,這下又聽信流言。于是,臨陣換將,派趙括代廉頗為將,命他率兵攻秦。

  

  “哈哈哈”,這下可樂壞了王龁,趙王中計了,又仰天大笑:“哈哈,來了個紙上談兵的趙括!”

  

  臨行之時,趙王對趙括大加犒賞,送給他整箱整箱的黃金,整車整車的絞羅綢緞,并且又增派20萬精兵強將隨他出征。出征之前,趙王親自陪同他檢閱20萬將士。趙括朝檢閱臺上一站,舉目望去,眼前的兵馬,像天邊的滾滾云朵隨著呼嘯的狂風直撲腳下;兵刃閃爍,猶如夜空中璀璨的群星,回身再看,一箱箱一車車的黃金和綾羅綢緞在日光中反射出誘人的光輝,他如癡如醉得意極了。

  

  這時候,騎著戰馬立在檢閱隊伍最前面的大小將士們,被箱箱黃金車車綾羅綢緞看花了眼,都在尋思:這些寶貝馬上就要分到我們手上啦。所以,他們佇立在20萬士兵的前面格外精神,在高頭大馬上手持刀槍劍戟紋絲不動,忽而揮舞兵刃齊聲吶喊助威,忽而又持兵刃一動不動,把胸脯挺得老高老高。可他們中誰也設想到,趙括檢閱完出征隊伍之后,大手一揮,叫人把黃金綾羅綢緞統統運回家去了。趙括對趙王說:我想回家向老母辭行。趙王點頭應允。母親聽說讓他退秦兵,氣得差點暈過去,勸趙話說:“兒啊,你爹臨終的時候曾經跟我千囑咐萬叮嚀,說你不是領兵打仗的材料,光在紙上蜻蜒點水似地學了些兵書戰策的皮毛,終無大用。如今你竟然統領20萬大軍,與那如狼似虎的秦軍交戰,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,你哪里有廉頗將軍的謀略武功?依從我的話,速速去回稟趙王,辭去重任,莫要叫天下人恥笑!”

  

  趙括環視滿屋子的黃金錦緞,趾高氣揚地對母親說:“不是孩兒不肯辭去兵馬大元帥.實在是遍國城中王公貴族、文武百官,再沒有一個比孩子強的人了。國家危難應以國事為重,我不擔此重任誰來擔當!”“啪!”趙母揮手給兒子一記耳光,跺腳喝道:“你從小到大只讀點兵書戰策,武功平平,怎能狂妄自大夸下如此海口?”她撇開趙括徑自求見趙王說:“自古道‘兵來將擋,水來土囤。’,然而國家大事非同兒戲,我兒乃一介庸才,紙上談兵不知天高地厚,武功平常難以陣前御敵。”趙王笑道:“你兒有將相之才,對此我早有耳聞,昨日面談相見恨晚,作為元帥的母親,希望你全力支持他為我趙國鏟平敵寇。”趙括的母親連忙擺手:“不行,不行!我兒全然不像他的父親能和將士們同甘共苦,遇事總要跟將士們商量。如今,我兒竟把您給的賞賜全都拉回家來,你看這樣的人統帥幾十萬大軍前去迎敵,不吃敗仗才怪呢!故而我想,國王陛下以國事為重,還是另選良將吧。”

  

  趙王一聽不樂意了,把袖子一甩:“我已經決定了!”趙括母親見國王發怒,再也不敢多言,老淚縱橫地退到階下。

  

  趙括率20萬大軍向長平進發,秦王得知消息后呵呵大笑,立即傳諭:任命白起為兵馬大元帥,秘密前去兩軍陣前增援王龁將軍,并強調,若有人泄露機密立即斬首。

  

  趙括到長平的第一件亭,就是將廉頗用兵戰策全部改變,把大小軍壘合并成大營。廉頗原軍中的舊將不同意這樣做,因為數十萬兵馬大集中扎寨容易被敵軍分兵合圍,所以他們竭力阻止,結果和趙括的手下在兵營里吵吵嚷嚷地廝打起來,趙括一向剛愎自用手辣心狠,當即下令把不同意見的舊將通通殺掉,讓自己的心腹擔任。趙括召集大小將官在帳前,給他們講了一段兵法,他將兵法《虛實篇》高聲朗讀了一遍,然后問帳下眾將官是否聽憧了,帳下有人點頭有人搖頭,有人則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盯住他的臉。趙括一看這情形,心中又得意又有點不滿意,他將兵書反扣在桌上,在他們面前邊踱步邊講解:敵人兵力分散在十處,我軍兵力集中到一處,這樣我們就能集中優勢兵力攻擊敵人,造成我眾敵寡的有利態勢,那未同我軍當面作戰的敵人就有限了。帳下將官聽了頻頻點頭。趙括走到案前又翻看了一下書,回身又和眾人講廉頗排陣的“錯誤”,是大小軍壘設得太多,這樣防備了左邊,右邊的兵力就薄弱;防備了右邊,左邊又薄弱,到處都防備,就到處兵力薄弱。現在我將大小營壘集中起來,以兵力優勢迫使敵人處處防備。眾將聽了趙括這一段宏論連聲叫好。

  

  秦國元帥白起秘密到達陣前后,見趙括一來就改變了守壘方式:心中暗喜,便試探著先派3000兵馬前去挑戰,自己卻在高墻上遠遠地觀察動靜。趙括見敵軍殺來立刻領一萬人馬迎戰,兩軍廝殺在一起,刀與刀交刺對殺,撞擊聲、殺喊聲、呻吟聲交織一片;秦兵寡不敵眾,被趙括殺得兵如潮退,丟下一大片尸首,趙括見秦軍敗退便尾隨其后,窮追不舍。

  

  對面的白起元帥把這一切看在眼里,在高墻上情不自禁地一拍大腿笑道:“太好了,我有辦法對付趙括了!”接著,領兵后退十里。這一仗趙括大獲全勝,樂得他開懷大笑:“你王龁哪里是本帥的對手。”

  

  他便一人奔至秦軍寨前,用弓箭向寨內射進一封信,白起與王龁拆開一看,原來是封言詞激烈的挑戰書,不禁相視一笑,白起說:“王將軍,你就寫‘來日決戰’。”王龁提筆一揮而就,當即把信扎在弓箭上射出塞去,隨即又指揮全軍拔營后退十里扎寨安營。

  

  趙括得信后,更加得意忘形:“看看,王龁被我打怕了吧。”他立即傳令,叫將士們吃飽了飯好好睡一覺,明日他要親自活捉王龁。他哪里知曉,白起、王龁早已安排下天羅地網正等他往里鉆呢。

  

圖片素材
熱門圖文
1分快3 西双版纳 | 株洲 | 灌云 | 嘉善 | 燕郊 | 江苏苏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德州 | 崇左 | 潍坊 | 雅安 | 昌吉 | 黄石 | 灌南 | 阿克苏 | 厦门 | 屯昌 | 安阳 | 如东 | 伊春 | 林芝 | 清徐 | 菏泽 | 洛阳 | 瑞安 | 阿拉尔 | 库尔勒 | 仁寿 | 日土 | 西双版纳 | 邹平 | 滨州 | 长垣 | 泗阳 | 阳泉 | 金昌 | 曲靖 | 临沂 | 博罗 | 克孜勒苏 | 大理 | 兴化 | 中卫 | 六安 | 通辽 | 大丰 | 石嘴山 | 宜宾 | 绵阳 | 金坛 | 钦州 | 林芝 | 库尔勒 | 建湖 | 铜仁 | 黄冈 | 岳阳 | 塔城 | 德清 | 泰安 | 吴忠 | 唐山 | 海安 | 象山 | 沧州 | 梅州 | 攀枝花 | 焦作 | 嘉兴 | 五家渠 | 辽阳 | 保定 | 福建福州 | 固原 | 扬州 | 黔南 | 岳阳 | 日照 | 如皋 | 山南 | 台山 | 陕西西安 | 海门 | 武安 | 襄阳 | 和县 | 莱州 | 黔西南 | 伊犁 | 海宁 | 连云港 | 吐鲁番 | 靖江 | 白银 | 惠东 | 瓦房店 | 德阳 | 无锡 | 灌云 | 舟山 | 永州 | 潜江 | 延边 | 绥化 | 定州 | 泉州 | 江西南昌 | 焦作 | 十堰 | 果洛 | 德州 | 海宁 | 阿坝 |